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-> 文化娛樂 ->正文

對話陳坤:干嘛非去在意別人眼中的我?

  隨著“行走的力量”進入招募期,陳坤也開始忙碌起來。相比第一年,第九年的他少了些焦慮,多了份自如。

  盡管面對外界的品頭論足仍是他作為演員必須面對的事實,但陳坤已經開始學會,不為別人眼中的他而糾結。行走了九年,他覺得自己才是這個項目最大的受益者。他開始慢慢松綁自己的心,展露真實的自己。

  從焦慮中“出走”

  陳坤一直形容自己總是運氣最好的那一個。從1995年來北京,陪朋友考北京電影學院,他卻意外考了男生第一名;陪別人試鏡,他卻被選中了;想一步一步來,卻因為一部戲紅遍大江南北。

  


  《金粉世家》視頻截圖

  他總說自己是被選擇的。命運對他的青睞,遠遠超乎他對自己人生的規劃。就好像松鼠本來只想拾到些榛子過冬,卻意外得到了堅果大禮包,有點暈眩,又有點難以置信。

  所以當名利突然砸到陳坤身上時,除了滿足,他內心更多的是不安。他在自己的隨筆集《突然就走到了西藏》中說,《金粉世家》之后,大家一夜之間都認識了他,所有人都叫他“七少爺”,恍若做夢。

  他有了房,有了車,有了助理,坐飛機從經濟艙變成了頭等艙……他好像擁有了一切,但是突如其來的財富和名聲也徹底打亂了他本來的節奏。

  “它們強大到足以消滅我作為一個普通人自我進取的希望和快樂。”他在書中寫道。

  對于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,彼時的陳坤似乎還沒準備好。那段時間,他得了抑郁癥,失眠、悲觀、厭世,不知道人生的意義,如同一只遇到危險蜷縮成一團的小刺猬。

  


  陳坤在行走中

  通常來說,當負面情緒積壓到一定程度時 ,結果要么是毀滅,要么是觸底反彈。

  陳坤是后者。也是從那時起,他開始慢慢嘗試掌握自主選擇的主動權。他不再苛求完美,保持沒有瑕疵的娛樂明星形象,而是慢慢展露真實的自己。

  


  陳坤合影搞怪

  “‘名利’是很虛妄的事情,如果我牢牢地想去爭取,爭取不到我會痛苦,假設我爭取到了,它有一天也會離開。所以現在我開始松綁自己的心,干嘛非要去想別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樣子呢?”陳坤說。

  


  《龍門飛甲》視頻截圖

  他演了很多跟以往不同的角色,比如《讓子彈飛》里的反派胡萬,《龍門飛甲》中的西廠都督雨化田……

  2011年,他發起心靈建設公益項目“行走的力量”,倡導通過“止語”行走,提升自己的內心力量,傳達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和生活理念。第一站走到了西藏,然后走到了青海、敦煌、云南……走著走著就走到了第九年。

  


  “行走的力量”紀錄片視頻截圖

  我是“行走的力量”最大的受益者

  除了陳坤,你似乎不能想到,誰還能成為這個活動的發起者。他需要投入時間,需要耐心,需要較勁。

  每年五月份,“行走的力量”開始啟動,公布本年度的主題、行走時間和路線,招募行者也同步開始。一個特殊的要求是:行走途中不能說話。對于離不開手機和喧囂的都市人來說,這可能是比體能更大的挑戰。

  


  陳坤在行走中

  但在陳坤看來,彼此交流越少,留給自己思考的空間可能就越大。他們倡導的就是靜下心來,跟自己待在一起,觀察自己的內心。

  “陳坤把這個活動組織得很不娛樂,像一次嚴格的修行。”有人這么評價。就連演員董潔來參加行走時,也不由地感嘆:“知道苦,但沒想到這么苦。”

  


  “行走的力量”紀錄片視頻截圖

  那時的他,嚴格而又迫切。甚至第一年行走時,因為有人在途中沒有遵守“止語”的規定,陳坤當場發了火,他對工作人員大喊:“他們以為我請他們來旅游的嗎?”但很快他就發現,情緒爆發并不能解決問題。

  “其實我一直覺得我自己是‘行走的力量’最大的受益者。”陳坤說,前幾年他還會想,自己是不是應該再紅一點,這樣就可以捐出更多的錢,讓別人知道他是個心懷慈悲的人。而現在,他學會更多的是,順其自然。

  


  陳坤在跟隊員交流

  2017年行走時,有個姑娘因體力不支而落到了最后,直到天黑才和向導回來。回到營地時,一直等待的陳坤刻意離她很遠,怕增加她的負擔。

  去年有個姑娘在說起過世的媽媽時情緒失控,連說了幾次對不起。陳坤說:“為什么要說對不起?你把你的心里話說給我們聽,我們多么感恩你,你可以相信我們。”

  


  “行走的力量”紀錄片視頻截圖

  多面陳坤

  有人說,陳坤的性格很適合寫小說,這種自信幽默、略帶狂氣的主動性人設,簡直就是劇情的發動機。不過,如果你認為這就是陳坤的全部,那你就錯了。

  他不避諱談起曾經的孤僻、自卑、傲慢、懷疑,也不掩飾自己的自戀和跳脫。

  在微博上,他活躍地像個高仿號,會搜索自己的名字,發自家公司藝人的宣傳照片,跟網友頻繁互動,熱衷于曬素顏自拍,畫風清奇到被調侃“有顏任性”。

  


  陳坤微博截圖

  另一邊,他是各種情緒的觀察者。作為演員,他將自己的情緒都儲存到角色中。而在生活中,他始終對情緒保持謹慎自省的態度。

  “我是個很敏感的人,一旦早上醒來感覺自己不是元氣滿滿的狀態,就會做很長時間的打坐、瑜伽、倒立或者其它練習。”陳坤說,也許是因為他在腦子糊涂時做不了任何決定,所以他一直保持著覺察內心的狀態。

  比如一發現自己有悲傷的情緒,就會問自己為什么會悲傷。“我從不控制情緒,而是嘗試理解它、理解自己。”不過陳坤說,這并不代表他就是個很好的情緒管理者。

  


  陳坤在行走終點與行者擁抱

  有一次,因為一則以訛傳訛的謠言,他憤怒地在家里扔東西,摔了一個特別珍貴的名家茶壺,后來非常后悔。回頭想想,是他幼稚地解讀了傳言,情緒就被放大了。

  這件事讓他意識到,每個人都有因為誤讀而被情緒裹挾的時候。在不了解真相的時候,他可能也會偏頗地發表意見。

  “可能我的困惑剛好也是大家的困惑,我的需求剛好也是大家的需求。”陳坤認為,對于無處不在的情緒,我們都有必要練習與它更好地相處。

  


  陳坤與隊員

  行走只是互相提醒

  陳坤腦子里總有這樣一幅畫面:人類的內心是湛藍的大海,情緒就像變幻無窮的海浪,當我們接納它們時,陽光就會穿透波濤,到達平靜深邃的海底,我們就會看到我們原本的樣子。

  所以,他將這兩年的行走聚焦于情緒。他說自己是笨的那類人,需要時時拂塵,而行走是幫他拂塵的一個方式。

  在2018年“行走的力量”紀錄片中,陳坤曾說,行走的時候,他會自動進入安靜的狀態,在那一刻他好像回到了18歲、20歲。這會幫助他,暫時忽略掉年紀所帶來的疲憊感。

  


  行走的力量“止語”行走

  在他看來,所有的事情,只要賦予一定的儀式感,并且花一定時間練習,它就具備很大的價值。所以,行走九年,只是行走。

  至于行走到底有什么用?陳坤并沒有特別的設想。在他看來,一百個人走,可能就有一百種覺察的思緒,一百個體驗的方式。但究竟會給各自的生命帶來什么漣漪,這都是未知的。

  “看似同樣的路程,每個人都在不同的方面和階段成長,這才是生命,巧合的遇見。”

  而行走,只是一個“提醒”而已。(袁秀月)


下一篇文章:《三體》,請勇敢邁出影視化的腳步

湖北11选5开奖查询结果